赏识教育可以无限地激发学生的内动力

我们的工作,就其本身的性质和逻辑来说,就是不断地关心学生的生活。 请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我们面对的 是学生的极易受到伤害的、极其脆弱的心灵,学校里的学习不是毫无热情地把知识从一个头脑里装进另一个头脑里,而是师生之间每时每刻都在进行的心灵的接触。 如果认为我们的学生都是能够顽强地克服困难的英雄,那就未免想得太天真而且错误了。 

只有善解人意的教师,才是真正的教师。多给学生一些建立自信心的机会,我们面对的是几十个活生生的学生,他们个性鲜明,性格不同,心态各异。这就需要教师顾及到不同学生的个性差异,及时激发他们学习的内动力。教师的评价能对他们产生重大影响。

教师对学生获得的成功和进步应给予真诚的肯定与赞扬。鼓励是流淌的小溪,是教师手中的太阳。喜欢鼓励学生的教师,像是清晨的一缕曙光。往往老师一句体谅的话能使学生情绪稳定下来,恢复信心,几句引导暗示的话能帮助学生冲出迷雾,走出误区。

对待学生,我十分注意正面教育。或者说,注重对学生良好的行为推进及时的强化,学生得到认可是教育中非常重要的一点,要让学生始终能看到自己的进步,不 要有任何一天使学生花费了力气而看不到成果。因为成功是树立他们学习信心的“阳光、空气和水”。在我的笔记本里记着苏霍姆林斯基 的这样一段话:“成功的欢乐是一种巨大的情绪力量,它可以促进学生好好学习的愿望。无论如何不要使这种内在的力量消失。缺少这种力量,教育上 的任何巧妙措施都是无济于事的。”我也正是利用这一点,调动起了学生对学习的兴趣和渴望。

教师和蔼可亲、激励向上的语言,能 使忧虑变得坚定、恐慌变得平静、犹豫变成主见、自私变得互助、怯懦变得勇敢、自卑变得自信等,综合起来就是“我能行”的力量与信 心。这就是教师语言对学生心理引导的结果。这种引导将使学生的心理不断健康成长,形成一种积极向上的心理主流。教师和蔼的面目,可亲的语言造就了一种师与 师之间、师与生之间、生与生之间的和谐、平等的人际关系。和谐是友爱的基石,是团结的催化剂,是架起人与人之间交际的桥梁。一个和孩子长年在一起的人,心 灵永远活泼像清泉;一个热情培育小苗的人,希望永远会跳动在心间。对学生来说恰是潺潺的小溪,涓涓的细流,拉开了一扇扇未启的窗帘,让孩子们看到了一个斑 斓的新世界。

在应试教育过程中,教育的使命、目的和意义,有些老师似乎早已忘到脑后。学生的一点点错误,就被老师抓住不放,进而全面否定 学生的其他好的地方。在传统的教育中,老师教育中习惯性的指责、批评的教育方式只能给使用者的动机与结果带来消极的作用:本来是希望学生好,有时却适得其 反,造成学生越来越坏。

讽刺,挖苦的话语会给学生带来消极影响,而一些威胁性的刺激也会给学生带来很大的伤害。如果对有缺点的学生动不动 就说:“请你的家长来”、“敢紧转学”、“我以后再也不管你了”等等。学生的 内心会有怎样的反应呢?马卡连柯说:“人类生活中真正的刺激是未来的欢乐”,这里的“未来的欢乐”是指 对前途的追求。而显然上例中的刺激不是对前途的追求,而是消极的、恶性的。老师没有想到,那一种刺激,就好比你在对学生说:“你完了,你什么 都不行,你是个无用的人”。那么此时何谈激励,倒更像是拿着一把大剪刀把学生的积极上进、锐意进取的部分毫不客气地给剪掉了。学生需要别人对 他的肯定与赞赏,身为老师,就要扮好这个角色,给学生以愉悦和自信,使学生在一个良好的、愉快的、催人奋进的育人环境中健康成长。由这,我想起儿时的一些 情景,小学的一位班主任总当着同学们的面说我的同桌纪律不好,他却没有因为受到批评而加以改正,反倒越来越不在意老师的话,甚至表现不满,尤其老师翻出那 些陈年老帐时(如:从不完成作业,说到成绩不好,又说到如何给班级拖后腿,说这些还觉得不够,又想到了他最近打了好几次仗,不但小同学来找,还给班级扣3 分,最后又说到他没有一点好习惯,张口就骂人)他更表现出极度的不高兴甚至带有愤懑。趁老师不防用眼睛瞪老师,还小声骂着。这些刺人的数落,就好像一堵墙 严严实实地挡住了学生积极进取的那条道路。学生犯了错误,只要改正了,就应该原谅,而不应总挂在嘴边。批评更应该就事论事,今天的事就说今天的,把以前 的,其它的都抖落出来说几句,学生的心里会想:“我就算改好了,老师也不忘记我以前犯的错误,也不会相信我!”这样很不利于学生 改正错误。前几年,遇到过一次我这个小学时的同桌,他还真是走着当年老师为他预测的(侮辱性的)那条路。是老师真有远见,还是老师、家长没有给他很好的期 待?我想是后者吧!

“恨铁不成钢”的简单粗暴的惩罚教育行为,带来的是无数学生丢失自尊的教育恶果,当一个人没有了自尊心、没有了自信心,他也就没有了责任心和爱心,甚至会导致报复社会的犯罪行为。

而与其恰恰相反的还有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在美国的×××州里有一个小镇,这个镇上的人贫穷落后,镇上也没有个像 样的教师,以前来过几位老师都没有留下来。这时又来了一位男教师,当他来到学校,看到的情景是学生们又脏又乱,不懂得文明礼貌,有门不走,进进出出都跳窗 户,个个都好像没有教养。上了几天课后,老师正在教室里备课,“嗖”地一下从窗户跳进来一位学生,那位老师连忙把他叫到身边,拉 着他的手来看,还说着“我给你看看手相”。说着像模像样地看着,“哟,小伙子,你的手相可相当好了,如果我没说错的 话,你将来会是这个州的州长。”那位学生还有些不相信,便问“真能吗?”“能,我不会看错的。小伙子, 你现在就得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啊!”从那以后,那个学生果真就像老师所期望的那样,一言一行都严格要求自己,就连走路的样子都变了。一晃三十 多年过去了,在一次州长竞选中,选出的州长竟是那个当年被预测为州长的小伙子。当各届人士和一些知名记者问其感受时,他激动地拿起话筒说:“ 我先给你们讲一个故事……”他的那位老师并不是真会算命,而是为他设定了一个非常美好的目标,给他以极大的期待 和信任。老师给以学生什么样的期待,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学生的行进方向。

最好的教育,是对学生尊重的教育,是对学生的赞扬和鼓励的教育,少 责备和惩罚学生,尤其是那些平时成绩较差的学生,更应该多给他们关心、鼓励和常识。及时发现他们的闪光点,并公开地予以肯定,学生就会越来越优秀。当一个 人被认可、被信任、被尊重时,他的爱心、善心也会不断地被强化。他的自尊,也就会逐渐地提升,当一个具有了自尊、自信,这个人就会走向真、善、美的境 界。“好孩子是夸出来的”我想道理就在于此吧,注意学生的优点,放大它,激活他的自尊和自信。

赏识教育就是一种 以尊重学生人格为前提,通过表扬、肯定学生的某些闪光点,实现对学生有效激励作用的“正强化”教育,是在承认差异、尊重差异的基 础上看到学生每一点点的进步,用欣赏的眼光发现学生的可贵之处,使学生看到自己的闪光点,使学生每天都在进步和成长。每一个人,在日常生活中都渴望获得尊 重、肯定、信任和关怀。老师希望学生具有哪些品质,那么,你就说他已经具备哪些品质,不断地被赏识和被肯定,学生就会越来越优秀。

希腊有一个动人的神话。相传古代塞普鲁斯岛国国王皮格马利翁热恋自己雕刻的少女雕像,久而久之,他的真挚感情感召了上帝,上帝使雕像产生灵感,少女真的活起来了。这不过是个神话故事,但人们却不难发现聪明的汉斯与多情的雕像体现了同一种期待。

真诚的期待会使“汉斯获得了纯真的爱情”,那真诚的期待会不会给付出爱老师得到更多的欣慰呢?

暗含期待已作为一种教育效应,它是一种经过实验者美国教育心理学家罗森塔尔的实验验证的期待效应。罗森塔尔的实验见于1986年他同雅各布森发表的一本 著名的实验研究报告《课堂中的皮格马利翁效应》这项研究主旨在于纠正教师的偏见,证明教师的期望对学生的学习成绩的影响。实验者先对一所小学一至六年级的 学生进行智力测验,但挑选的标准并不是智力测验的分数。当研究者将所挑选学生的名单交给各位任课老师时,却被告知说,这是一些特殊学生,具有潜在的发展的 可能性。一个学期后,研究者把这部分学生(实验组)与其他学生(控制组)作了对比,结果发现,实验组学生的智商比控制组提高得快得多。一年后,进行第三次 测验,其结果仍然如此。研究者在结论里指出,由于教师真的以为这些学生是特殊学生,于是不知不觉地便给予特别的注意,以更为友善的态度亲近他们,以更多时 间关注他们的学习,由此,对这些学生产生了激励作用,其结果,便是他们的成绩沿着教师期望的方向不断提高。难道这不是期待的结果?

期待 感,可以说是师爱中的最高层次。它是指教师对学生未来造就的可能性怀着暗含期待的一种深沉的情感体验。在这种情感体验中,包藏着热爱、信赖、坚信、鼓励、 严格要求,期望等在内的复杂情绪体验。这种情感反映为教师的一种心情。它通过教师的各种暗示的方式,有意无意的流露出来,向学生透露出他对学生充满着期 待。教师的这种深沉的情感触动着学生的心灵,对学生产生巨大的感召力和推动力,引起了学生对教师作出积极的反响。它不仅诱发和鼓舞了学生克服困难、积极向 上的激情,并且对学生的智力、品德和个性的发展产生直接影响。

期待更深层次的含着对他人的欣赏。
喜欢被人欣赏,这是人的天性,学生与成人一样。老师面对学生时,往往会缺少一些欣赏,而多了一点要求和责备。

对一个人的欣赏,也就是对他的赞美和激励。这会使被欣赏者充满自信地去实现和接近那人生旅途上不断涌出的目标,如神奇的风一般推波助澜。

对于一个成长中的学生,你最好的礼物是给他多一些的期待,而不只是要求与责备。然而,学会期待也不是轻而易举的,它不但要我们的心灵里多有一些爱,还要多有一些智慧。

期待是一种特别的关注。被期待者会从对方的期待中看到自己得到了特别的关心与爱意,是不必与别人分享的,他会全身心地感到愉悦、激动,充满了一种回报期待的欲望和勇气。最终这种欲望和勇气又将产生怎样的奇迹,期待者自己也难以预料。

 (黄丽华,26岁,鞍山市立山区光明小学教师,2002年被市政府命名为名教师)

  转贴于: 鞍山名师论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