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识培养出中国的海伦·凯勒

如果你是一位家长,你能说出孩子的十大优点吗?

周弘说,赏识教育就是不仅仅给孩子以关爱和期望,还要给他自信,要对孩子说:“你行!”

在应试教育的重压下,本该富有人情味的家庭教育被异化了,做家长的忘记了对子女作为一个人、一个有着精神情感的人的应有尊重和信任,更忽略了孩子之间所存在的差异。

周婷婷说:“赏识教育让我懂得热爱生命、珍视生命,追求快乐的人生价值。”

 

这个神奇女孩于是从全聋全哑,到今天赴美攻读研究生。所有望子成龙的家长们、老师们和教育界乃至渴望成功的成年人们,能够从中获得什么启示呢?

几 天前,21岁的周婷婷把美国加劳德特大学寄来的录取通知书捧在怀里,幸福的泪水无声地划过面颊……从萌生出推动更多聋人融入 主流社会理想的那一刻起,能考进世界上对聋人心理研究最多、最新的美国加劳德特大学攻读心理咨询专业硕士,就成了她最大的梦想。

静心倾听这个漂亮、聪颖而又充满了灵气的女孩的世界,你会发现,生命的奇迹竟然如此难以预测。

一老一少僵持着,一个泪眼模糊,一个泪流满面。终于,婷婷模糊不清吐出:“布旦”。

婷 婷从出生起就不曾听过这世界的声音,三岁半时父母亲发现女儿已是全聋全哑。然而,5岁时她就认识2000多个汉字,8岁背出圆周率小数点后1000位,被 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上小学,她不仅与正常孩子坐在一起读书,竟还连跳两级。10岁她又与父亲合写出版了12万字的《从哑女到神童》一书。11岁被评为全 国十佳少年,16岁被辽宁师范大学破格录取,成为中国第一位聋人少年大学生,17岁被评为全国最年轻的自强模范,在人民大会堂7000人大会上做了精彩发 言,受到江泽民总书记的接见。18岁,她又在以自己和另一位残疾女孩为原型改编的电影《不能没有你》中担任女主角……讲到周 婷婷的灿烂,不能不提她的父亲周弘。周弘是老三届,曾是南京一家工厂的普通技术工人。面对女儿全聋的残酷事实时,他惟一的信念就是:即便只有万分之一的希 望,也要付出万分之万的努力。他与妻子一道背着女儿走上了大江南北寻医问诊的漫长道路,即便对方是江湖游医。听说针灸能医耳聋,周弘数不清女儿小小的耳朵 上被扎了多少万针,每一次针灸,都是父亲紧紧地握住女儿的小手,女儿趴在爸爸的头顶上哭,爸爸在下边流泪。

针灸并没有挽救回婷婷的听力,但磨炼了婷婷的毅力。正如父亲后来对她说的:人一生中要经历许多痛苦,如树开杈一般,第一个杈总是最大的,以后,杈上分杈,痛苦会越来越小。

婷婷三岁半时,父母不得不放弃治聋,转为治哑。

奇迹发生在一个下午。那天午睡起来,婷婷指着床头的饼干盒子向奶奶比划。奶奶抱起饼干盒子,引导她:“饼干!饼干!”

婷 婷由于丧失听力,对语言没有任何概念,只伸着小手要,奶奶铁了心就是不给。婷婷“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五分钟过去了,半个小时过 去了,一老一少僵持着,一个泪眼模糊,一个泪流满面。奶奶的嗓子哑了,但依然抱着饼干盒子,不懈地重复着“饼干”二字。

终于,婷婷停止哭泣,嘴唇蠕动了半天,模糊不清吐出了两个字:“布旦”。这“布旦”两字,开启的不仅仅是周婷婷语言的心门,也改写了一个父亲今后的人生。

婷婷能叫出“爸爸、妈妈、奶奶”时,一家人幸福地抱在一起又哭又笑。

爸爸的大拇指竖得都有点抽筋了:“你不是天才谁是天才?”

激 动过后,一看邻家三四岁的孩子,早已会说会唱,能背唐诗讲故事了。周弘想,让女儿从口语能力开始起步赶上或超越正常孩子永远不可能。但书面语言不同,婷婷 有眼睛,她可以尽情地看。于是他从汉字入手,开发女儿的智力。女儿哭,他就在手上写个“哭”字;女儿笑就写“ 笑”。女儿指着星星,写“星星”;指月亮,写“月亮”。常常是带女儿出去时周弘身上清清爽 爽,回到家则“披文带字”。

这 种周弘发明的“母语玩字法”,使婷婷5岁多就认识了2000多汉字。一天,他偶然看到一本日本小提琴教育家铃木撰写的《幼儿才能 开发》一书。铃木认为,培养神童“最正确的、人世间最好的教育方法,就是教孩子学说话的教育方法。”因为它充满了人情味,充满了 生命力。铃木每年为日本培养出800个达到莫扎特同等水平的小提琴神童。

周弘眼前一亮,体会铃木所讲的教育方法,贯穿了一个字:爱。从那时起,他暗下决心:铃木能把正常孩子培养成小提琴神童,我为什么不能把聋女儿培养成天才。他辞去了工作,在家专心教育女儿。

一张《美国天才儿童行为表》压在婷婷的写字台下。当婷婷看书不肯吃饭时,周弘指着行为表上“看起书来废寝忘食”一条对女儿说:“婷婷,你完全符合,你不是天才谁是天才?”

为了给女儿找天才的感觉,周弘买来美国著名残疾女作家海伦·凯勒的书,兴奋地对女儿喊:“婷婷,爸爸一直奇怪你怎么那么聪明,那么有灵性,原来你是海伦·凯勒的转世啊!”

又 盲又聋又哑的海伦·凯勒是婷婷一直仰慕的人。周弘说:“海伦·凯勒的生日是1880年6月27日,你的生日是 1980年6月27日,刚好相差100年。”婷婷刚要欢呼,忽然发现不对劲:“我好像是29日生的。”周弘不慌不忙 地说:“你出生时是难产,正好耽误了两天。”

在 婷婷的脑海里,父亲对她的评价永远是棒极了,周弘开玩笑:我的大拇指竖得都有点抽筋了。婷婷第一次做应用题时,十道题做错了九道,很是沮丧。谁知周弘看 了,错的题目没有打叉,对的题目打了个大大的勾,真诚地说:“真是了不起,第一次做应用题就做对了一道。爸爸像你这么大的时候,碰都不敢碰它 呢。”

既不膨胀,也不压抑,做个快乐舒展的“人中人”

周婷婷出名以后,数不清多少聋儿的家长怀揣周婷婷和周弘合著的《从哑女到神童》,带着孩子从遥远的新疆、山西、内蒙古等地来到南京找周弘,都羡慕地说:“你真伟大,生了个天才,你女儿是个神童。”

周弘明白,女儿根本就不是神童。只是他用爱和信心让女儿成为今天的婷婷。

他发现,踏入学校的女儿有些飘飘然了,骄傲得像个小公主。因为她的傲慢和听力问题,同学们都远离了她,不肯和她做朋友,婷婷的心理压力可想而知。她的学习成绩下滑,有时甚至不及格。婷婷的情绪一下子降到冰点,第一次正视自己是个聋人的事实,第一次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神童。

女 儿的挫折让周弘突然醒悟:人的生命是那么脆弱,因为脆弱才需要有人欣赏,需要得到别人肯定。这些年来,他只注重对女儿智力的开发,却忽略了对女儿心态的调 整,差点捡了芝麻,丢了西瓜。骄傲会令人膨胀,膨胀的人处于一种“人上人”状态,自认为天下第一;而自卑又令人压抑,压抑的人处 于一种“人下人”状态,世上谁都比自己强。周弘决心要让女儿做一个快乐的“人中人”,既不膨胀,又不压 抑,心中始终处于一种舒展状态,开开心心,珍惜生命里的每一天。

以 后,无论哪一天,婷婷一跨进家门,父亲都会说:“婷婷,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好消息可能很小,但 婷婷的心情总是为之一爽。不管发生了什么困难,父亲总设法找出好消息与女儿共享。直到现在,婷婷最喜欢谈心的对象仍是爸爸。婷婷说:“父亲这 种积极的思维方式一直都影响着我,这也许是父亲给我的一生都享用不尽的宝藏。”

当 笑容和自信重新写在女儿脸上,周弘感到对女儿的教育方式也进入新的境界。他由对女儿的研究,转入对教育的研究,对人的研究。他啃下了一本本心理学、教育 学,他悟出,过去光是一个“爱”字,现在还得加上一个“行”字。这个“行”, 满足了孩子心灵深处最强烈的需求。无论是自己的孩子,还是所有孩子再到所有的成年人,人性中最本质的渴求———就是 渴望得到别人的赏识,社会的肯定。

周弘这样诠释赏识教育:“赏识教育,是每位家长都用过,无意中又遗忘的教育;是让家长回归到教孩子学说话学走路时的教育心态。赏识教育让人热爱生命,善待生命,少了它,一个人的自信就会营养不良,甚至枯萎。”

他决心用这套理论,向人们揭示周婷婷的成功培养不是个例,而是一种普遍的教育规律。他与赏识教育志愿者们一道创办了南京婷婷聋童学校、婷婷聋童幼儿园,面向全国招生。经过这几年的发展,人们已欣喜地看到,已有一批像婷婷小时一样、甚至比婷婷小时更出色的早慧聋童。

从对“快乐天使”的仰慕,打开赏识教育这扇窗

婷婷16岁那年被辽宁师范大学特殊教育专业破格录取,成为中国第一位聋人少年大学生。

尽 管是第一次远离父母,婷婷的大学生活却适应得很快。平日与人交流,婷婷一般是看口型,但南方人口型与北方人口型不一样。刚进校时也闹了不少笑 话……但很快同学们就开始喜欢上这个纯真善良、活泼开朗的小同学。同宿舍的姐姐都称她为“阳光女 孩”、“快乐天使”。

婷婷与班上另一位双目失明的女孩子王峥关系最好。她们相互关照,相互促进,组成了“‘海伦·凯勒’号联合舰队”。

大学四年里,婷婷不仅学会了英语的书面语言,还掌握了口语。一位从国外回来的朋友说:也许婷婷是第一个能说一口英语的聋人。至于计算机,婷婷更如鱼得水,她是学校网吧里的小明星,还开设了自己的个人主页。

伴随着女儿的成长过程,周弘逐步将赏识教育的研究视角从聋障儿童转入正常儿童。几年间,他深入到全国各地的学校、社区,为家长、教师、学生做了近2000场认识推广赏识教育方法的报告。

一 次演讲报告结束后,周弘要求家长们在纸条上写出自己孩子的十大优点,结果100多位家长中竟有一半人写不出。他大声疾呼:在应试教育的重压下,本该富有人 情味的家庭教育被异化了,做家长的完全忘记了对子女作为一个人、一个有着精神生命的人的应有的尊重和信任,更忽略了孩子之间所存在的差异,都视自己孩子 是“神童”,一味地相互攀比,甚至不惜拔苗助长,最终导致家庭教育的彻底失败。

我 国青少年研究专家孙云晓说,赏识教育给人的是一个法宝,让你由失败走向成功,由痛苦走向幸福。岂止儿童,夫妻之间、朋友之间、上下级之间、单位之间甚至国 家之间,都渴望赏识与成功。赏识犹如阳光滋养万物生长,而赏识教育是生存教育、发展教育和成功教育,它是一把打开希望之门的金钥匙。

赏识教育的理论研究也得到了中国青少年中心的高度重视,并专门成立起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赏识教育研究室,周弘出任主任。

婷婷笑着说:“我想说,爸爸你真是个伟大的爸爸,了不起的爸爸!”

记者问婷婷,这次被加劳德特大学录取,父亲有没有帮忙?她认真地说,从托福考试合格后,就不断地通过互联网向加劳德特大学推销自己,最终引起该校聋教系主任理查德博士的重视,才被录取进心理咨询专业的研究生。

作女儿的是怎样评价父亲和他的事业?婷婷笑着说:“我想说,爸爸你真是个伟大的爸爸,了不起的爸爸。小时候并没有觉得赏识教育有特别之处。长大以后,当我遇到许多事时,再回头想想,赏识教育让我懂得热爱生命、珍视生命,追求快乐的人生价值。”

想 为聋人做一点事,这是周婷婷一心想考进美国加劳德特大学的原因。因为,她深知聋人的不易。她在大学毕业论文《聋人如何适应主流社会》中这样写 道:“独自一人的孤独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群中的孤独……久而久之,深深的强烈的孤独感就不知不觉地深埋心中。 最可怕的就是自己已经麻木不仁到了全然不知。”

还 有6个月,周婷婷就要出国深造,临走前她还要做些什么?婷婷自信地说,要完成她的另一个梦想,就是像海伦·凯勒一样,写一部自己的自传。目 前,这部自传定名为《无言的歌》,已与江苏文艺出版社签约,预计今年9月正式出版。我们期待着一个中国的“海伦·凯 勒”的诞生。

转贴于:南充市五星小学网